网库王海波:产业互联网的主战场在县域经济

来源:B2B内参

作者:王海波

2018-12-31 11:34:15

在工业电子商务投融资论坛上,网库集团董事长王海波以“县域工业电商的机遇和挑战”为主题开启大会的主题演讲。

2018年12月27日—28日,2018年中国工业电子商务大会正式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拉开帷幕,本次大会以“创新驱动、深度融合、预见未来”为主题,在主题大会之外,还设有工业电子商务独角兽、跨境工业电子商务、工业电子商务与供应链金融、工业电子商务投融资四大专题论坛,聚焦大宗商品、有色、跨境、支付、供应链金融、票据以及电商解决方案等领域,邀请地方产业园区负责人、顶级投资人、优秀创业公司创始人等数百名工业电子商务领袖,一起纵谈工业电商发展与创新的新路径。

在工业电子商务投融资论坛上,网库集团董事长王海波以“县域工业电商的机遇和挑战”为主题开启大会的主题演讲,他表示,今天的产业互联网主战场,应该在县域经济。对于县域经济大量的中小微企业而言,产业互联网到底能为他们带来什么,产业+互联网,“+”的路径又在哪里。对此,王海波表示,第一,利用互联网原材料和生产资料的在线采购;第二,利用互联网开展生产性服务的共享;第三,利用互联网开展单一品种的精准营销。同时,对于产业互联网的发展,王海波认为产业互联网没有风口,风只会越刮越大。

以下为王海波演讲实录,B2B内参稍作编辑

各位上午好,今天谈电商的问题,我们确实到了考虑是不是要把电子商务作为一个传统产业去思考,或者可以理解为,今天在做电子商务的企业,本身我们更要做的不再是卖货思维,所以说要有一个如果有更好的逻辑。电商更重要的一个思维是通过电子商务提升产品的品质,或者叫做提高产业效率。

电子商务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困惑,你刚刚觉得一个模式刚刚出来,好像另外一个模式又来把它覆盖住了,所以在这些模式里当然尽管有很多可以做的,大量模式都是以对于烧钱、抢流量为代价,我们确实会看到,围绕产业提升、产品品质提高的电商,可能才会是发展最永久的,每个人有无数的卖货的好思维好方法,但是我们能不能把更多焦点关注到如何让产品更具备价值。

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可现状是什么?所有电商都想听一下,我就是价格更便宜,我就是想通过社交电商、内容电商,反正一切办法,要么社交人逼人买,要么内容吸引你买,反正能卖出货就很牛了,最终的结果可能是低质低价。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工业电商一个逻辑或者这样一个会议是恰恰是我们今天要思考的,怎么样的提升产业的价值。我们在整个模式中考虑了几个问题:网库集团,做的是产业互联网,现在我们说到互联网的价值,首先会想到产业互联网的兴起,让数字经济触手可及,我们现在要说互联网,说到电商的价值,首先要考虑产品从哪里来,产业从哪里来。

产品基本在县域经济会提升产品价值,县域里,他们能不能和产业互联网结合起来,过去我们讲消费互联网,我们现在要提到是产业互联网的时候,能不能落地,不是大城市的互联网的落地,大城市如果再谈产业互联网,过去消费互联网但是看到IT和资本的游戏,可以这样理解。或者说是大公司在大城市开展消费互联网为主。

而今天的产业互联网,他的主战场,我们相信应该在县域经济,各个县里。所以县域经济,我们县域怎么发展,消费互联网背后是互联网经济,产业互联网背后是数字经济。

有人说这个,你看我互联网经济没有搞明白,又来一个数字经济,我们都会知道,互联网经济,解决流量的问题,解决了三产服务业态,大家都看得到,游戏、娱乐、新闻、网购这些消费互联网都在解决,就以第三产生活服务为主导,数字经济,跟互联网经济不同的是,它的数字化、网络化以及智能化,它是要解决一产、二产和三产融合的问题。

我种大米,种再好的大米,我也赚不了大钱,那个种最好的大米的听说自己大米被卖到几十块,他很傻眼,怎么可能。但是卖几十块一斤的大米也很痛苦。说你知道吗,我卖的30块的大米我得花多少流量,今天卖了,明天没有货卖,总体一年下来也不赚钱。

这个问题怎么办?种稻米的不满意,所以不种最好的水稻,该用化肥用化肥,该打农药打农药,那个卖高价大米的也到处找货,找不到货。

为什么国家战略会把一产、二产、三产一定要融合。真的是必须需要数字经济解决,所以数字经济是说让种大米的你可以数字化,把所有种植过程数字化,最后把信息网络化,这个网络化包括在线的采购、应用。最后解决你的智能化的问题。这个智能化不仅仅是智能制造,我们一说智能化就想起智能制造,更重要的还有智能销售,所以从2016年总书记在G20峰会大力提出数字经济,我们2015、2016也在想,用哪一个名词,数字化很好理解,数字经济,数字化主要数据经济,能够上网,能够成熟。可为什么要提数字经济,今天看起来我们必须理解数字经济对所有产业三产融合的革命性的变化。这种融合从种大米到加工大米,到卖大米,为大米企业做包装、设计、金融、物流的都得融为一体,才有真正的最好的产业。

这个产品我个人当然相信,可能是我们工业电商最重要的命题,也或者说是所谓工业电商真正的未来的生命力。否则无从谈起工业电商、农业电商等等。

因为在这样一个各种模式层出不穷的互联网的大环境下,你脱离了产业的电商,肯定最终都只是卖货的,当然卖货了不起,但是要做有价值、有质量、有利润的卖货,为了吸引眼球,倾销式的做电商肯定不会有未来。

所以在我们看到的,我想今天说的第一个观点,我们要关注产业互联网,就必须关注县域发展,县域经济的数字经济已经变得触手可及。所以这个,这个产业互联网大家都说是风口,其实风口这个词很可怕,因为意味着风口过了这个事有没有得干。产业互联网我真的相信没有窗口期,产业互联网不是风口,为什么,因为产业一直会存在,互联网也成了常态,产业互联网我相信不会是说所谓的风口过去,而是一直往前吹着。

这个问题我们如何关注,三个方向。到底什么是产业互联网,每个人不同的定义,我们网库集团,因为网库是1999年做114查号台,所以好多人不了解网库,但是一说到114网有一些人可能知道,但是我们在2013年以前做综合B2B的中小企业服务2013年以后我们今天做的事情就是产业互联网,下面会简单介绍一下。

我们在近20年的经营当中,我们就干一个事情,思考、摸索如何帮助实体产业充分应用互联网。我刚刚说怎么利用,我们做了哪些事,下面会讲到。

先想说这样一个产业互联网到底能为中小企业干什么,如果产业互联网还是理解为说互联网+打车变成滴滴,产业互联网+送餐就变成美团,产业互联网+美甲就变成珂洛丽。所以无数黏性都想互联网加某某,这些服务业态都可以加,但是互联网加地毯会变成什么,互联网加大米会变成什么,什么都变不了。因为我们真的还是要考虑西服加互联网会变成什么,互联网+更愿意理解为是消费业态和服务业态,就消费服务业的互联网+,对于产业来讲一定还是产业+互联网,加的路径在哪里。

我这里提了三点,但是不是概括。第一,利用互联网原材料和生产资料的在线采购,这是我们认为的第一个,最重要的一个应用。我觉得任何行业,我们都会关注产业,不管干什么,什么吃穿用行都是产业生产出来的。我们要看对一家企业产业来说,要用好互联网,一定不是上来就说我们买流量、我去网上开网店,这两件事已经做到头了,无论买竞价排名,还是做网上开店,如果这两个事都好做,大家都去做。

我们用互联网干什么,如果用互联网既不能靠买流量做竞价排名,又不能简单的开网店,还能干什么?

我们发现,一个最重要的应用,你去采购,你做衬衫可以采购纽扣、面料,你种大米可以采购化肥、农机设备等等。

所以工业电商逻辑里,无论是做什么,你说我是做地毯的,我做插座的,你的一切原材料采购无处不在,大家说不行,我有很多老采购关系,你要知道,互联网的世界永远有更低成本、更好品质的原材料和生产资料供应给你。但是这个还不最关键,最关键的,你所有原材料采购一旦数字化以后,你才可以把你的信用资本沉淀下来。

我们跟中信银行做了一个事情,5分种可以贷一笔款,比如张总,你是做机床的,你要采购钢铁,如果用我的平台,采购润滑油用我的平台,当然你卖机床也用我的平台,我们愿意5分钟贷一笔款,但是钱不是给你,是给钢铁厂家。

所以我们想原因他愿意在线采购,但是很多传统企业,工业电商里,我在想为什么都是卖货思维,不能够开始采购思维?都说中小企业贷款难,为什么不能够,要去解决这个问题,一个最重要的方向把你的采购,线上化的时候,多简单的一件事。你网上发一个信息卖机床,一天一个流量了不起,你说采购一个钢铁,一天可能一万流量找你。所以这种过程是解决供应链金融最重要的逻辑。

我们再做一个尝试,说张总,我做面料,做服装西服的,要贷一百万,好,你只要在我这卖西服,你采购干吗,采购面料。我把给一百万做面料的李总,我问李总你要钱干什么,李总说采购棉纱,把100万做棉纱,做棉纱要钱干什么,要采购棉花,一百万给做棉花。

所以做棉花还要采购化肥,化肥还要采购包装,理论上100万是可以用N次,但是真正做金融会发现,肯定不是100万,是有无数个小B的款项,我只是说总量有多有少,不会说正好100万。

所以我们看到为什么在各种场合在提利用产业互联网开展原材料生产制造的在线采购、降低成本,获取供应链金融的价值,是产业互联网的第一价值,不要把互联网狭隘到就是卖货、做广告。

第二个价值利用互联网开展生产性服务的共享。现在的消费服务被共享的无孔不入,到处是消费产业互联网,充电宝、自行车。

假设我是一个做机床的,沈阳机床厂,我到机床厂跟万总(音)我们做过一次交流,一个机床,有最好的机床维修、生产技术,你要学吗?50万。为什么不能把这个开放,5万或者5千,但是一年可能一万人愿意花五千采购你这个技术,你是五千万,50万的技术转让没有人买或者很少的几个人。利用产业互联网把生产型服务释放出来,无处不在。大家都知道一个数据中国和美国贸易顺差1.8万亿,但是很可怜,很辛苦的钱,衬衫,靠卖多少衬衫多少家具赚1.8亿,我们是顺差。

但是我们知道生产型服务,我们和美国是严重的逆差,55%。人家IBM20人的团队工作半年可以拿走2千万美金,人家叫做智慧的地球,卖地球去了,类似的生产服务怎么放大,是产业互联网的使命。

比如沈阳机床,就很好的生产性服务,机床可以不用,机床翻过去,可以不需要买,这台100万,不要买了,你去用,你刷卡,用几个小时付多少钱。

这个已经远远超出了所谓的了融资租赁,融资租赁还是要花钱,按需付费,这是机床的生产性服务,极好的产业互联网模式,也是可以理解为工业电商的逻辑。这是第二个,判断产业互联网背后的价值。

第三个,利用互联网开展单一品种的精准营销。不要有卖货思维,但是终归来讲是要卖出货,这个不用说,我说不要有卖货思维,但是同样也说,不矛盾,终极目标是要卖出东西。

但是你怎么高价值卖出,大家都说订单式,都说工业4.0是要解决智能制造的问题,这个背后更重要的解决智能销售的问题,所以我在2015年跟马凯(音)主任到德国,当时19个企业,我们看工业4.0那个模型,确实已经做到了,能够解决智能制造。问题来了,你会制造,可能没有那么大的量,你说这件西服,这件西服定制的,我觉得非常合体。

但是现在如果这件西服在德国只有100个人定制,大概2万块一件。可是中国我们的产业互联网在网上定制量足够大可能五千块可以做到他提出来工业产业互联网,工业4.0,要解决生产资料、原材料、机器的对话。这个西服,我看到,一批面料过去,马上有人定了说要,黑色的钮扣,马上就出来了,然后下面有那个芯片,过来,马上推出来了。

再往前走,要这种领子,好,就裁剪出来了,把机器设备和原材料对话,工业4.0。我当时提了一个问题,他们非常认同,你虽然买这个东西,一定要解决后面定制这个西服,所以不是服装,可能就是西服,单一品种的精准定制会解决的大量的工业4.0的智能销售,只有智能销售才能谈智能制造,但是这个确实有一些细节,要讲工业4.0可能单独的讲半个小时,。就不去讲太多。

这三个问题,怎么样的帮助一款单品解决优质优价的机会。这个过程里,到底怎么做。

我们第二个观点,数字经济,一定会是把县域的生态进行重构。在座的估计在中国现在基本80%,很多都是这样,80%的人都各个县来的,中国县域1.9亿人口。这些县域数字经济重构每个县的生态。

我想在这个县我想生产最好的面料,最后,我们看到是什么,很多是家庭作坊式的生产,为什么,因为缺少产业生态,没有办法。所以我想搞最好的品牌打造,我想注册一个商标,在县里找不到,找谁干这个事。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数字经济怎么帮助各个县域要开展工业电商,一定要重构新的生态系统。你要什么,我都有,认证、支付、智能、物流,这些生态系统都要有,才能推动这个产业的智能化。

我去河北,我大概跑了600、700个县,真的有,待会你们看到我是做什么,你就相信,可能还不止,每个县我只看企业,我们从来没有想说网库要多少人听到,我们今天依然认为我们希望每个产业,我们做的每一个平台,很多人知道。

我们看县的时候,到河北临城看他做水泵,水泵企业,我们去了7、8家,每一家不敢扩大生产,但是不会死,各干各的。整个里面,搞一点就去干,部件到处采购、组装。他还说是最大的水泵产业基地。如果中国产业还是这个状态,无从谈工业电商,因为永远解决不了,一旦电商化一定要有量,有量没有人能够供应,那么多家,怎么办。是不是把这些工业电商把这些整合成一个大厂,也不是。我恰恰认为要解决这个工业电商的问题,首先要解决产品商品化的问题。

第二是有品类无品类,那么多水泵企业没有一家你听过。

第三有商品没有产量。一卖就断货,找不到门们。你不卖,你不可能说为了几百台水泵大打广告,很要命。所以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工业电商永远无从实现,你不要用电商两个字,最多是产品网上卖,网上开店。这个过程,我们要想到,必须利用数字经济,到各个县域进行生态的重构,这个例子,我是打算用插座产业网的图形,但是没有关系,大米产业网,各种工业设备,包装设备、加工设备都会包括,就任何一个产业,都是生态的中心。我想说这个观点。这是互联网带给我们最了不起的地方。

有人说互联网没有什么,不就工具吗,这就害死人了,因为互联网不是一个工具,是一个生态,因为互联网所有人都在这个世界的中心,而不是去中心化,人人都可能是网红,也意味着所有的企业,再小的企业也可能是生态的中心。

这个过程我们看,宝钢4万家供应商,所以宝钢说我是一个大生态,4万家企业。其中比如张总就是宝钢一个供货商之一,年产量只有一千万,但是我们今天说这个张总可以大胆的说我也是一个生态中心,我很小,我上面也有几百或者几十家围着我转。

但是不能吹牛,为什么,因为你只要运用好数字经济,你不是吹牛了,真的可以实现,这就是我们说再小的企业也是自己的独立王国,也是生态的中心点,如果能明白这个逻辑,我相信一些起来都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你上游的采购,生产性服务的共享,下游的定制都在数字经济,网络化以后你当然是生态的一部分,再小的网红也是网红。微信把互联网三维空间打通了,首先看新闻,是一维空间,也可以发信息,是互联网的二维空间,现在人人可以利用微信转发转播信息,是打通互联网的三维空间。微信在这个方面告诉我们企业一样可以利用好互联网的三维空间。

这个过程,所以我们想提出来,就数字经济的中心点,也是我们,这个里面除了生态,一个企业有大量的机构,我们会带领这些机构共同进入各个县域,推动各个县的数字经济发展。

正因为这样,第三个刚才两句话是观点,第三点路径是什么,打造特色产业网平台,是县域发展数字经济的核心路径。时间快到了可以提一下,我随时可以结束。

打造这个特色产业网平台是县域发展的核心路径,大家说,我讲那么多,路径是什么,到底怎么干,为什么所有的产业都可以成为世界的中心,如何能够把这个县域经济,利用好数字经济,县域发展如何用好数字经济。

我们看到特色平台,比如我们在建德没有做低压电器产业网,我们构建一个中国插座产业网,这个不是一个信息网站,不是一个零售网站,它包含了信息和零售一个产业平台。

这个平台首先干什么事,第一中国插座网首先帮建德插座打品牌,一说建德想起插座,一说插座想起建德。当然农产品我们也在做,比如做万全的燕麦,一说燕麦想万全,一说万全想燕麦。我们去张家口的高速路有五块大广告牌,中国燕麦产业网,不知道在座有没有注意,下次可以关注一下,但是没有网库。

下面一排小字网库集团建设。我们希望不说网库怎么样,而是中国燕麦产业网怎么样,这个插座不是我们网库怎么样,而是中国插座产业网,我第一件做的事情打造区域品牌,我们希望一县一品一产业。

第二,我们在建德开展的插座的各类产业招商,就是帮助建德的,不断把插座企业,招到我们建德去,现在60多家企业在里面。还有一些是网上入驻,不一定把厂办过去,注册了,但是用平台销售。

第三为全国插座企业提供网上品牌推广通道,构建插座的网上平台。

第四为插座企业提供独家营销和定制销售渠道。

第五打造插座产业的生态。什么技术设计公司,什么提供,智能物流,做认证的,都可以用这个平台,中国插座产业网,尽管只是一个单一品种,但是我们认为已经是国内最大的插座的平台体系。

各位会问这不是就是垂直电商吗,跟找字辈的没有区别吧,区别非常大。为什么,待会大家会看到,我们一个很核心的,我们不止做了一个,我们做了这些平台里,我们希望达成上下游,比如插座的采购铜丝,我们真的有中国铜丝产业网,专做铜丝。这个平台,所有这些平台里,我们既有大数据是共享的,几百个平台,开放中国网库大数据,同时还把各个生态整合进来,最后我们一定会找地方政府提供最好的插座的产业政策。三大要素。

在这个基础上把实体产业全面入驻和应用这个平台,开展插座的产业服务,比如还做了中国电池产业网,各种电池大会活动,所以我确实在IT,包括这次宁波搞电商大会,我极少参加,今天我一听工业电商,有点感觉。但是我基本每周都参加各个行业的工会,我认为互联网的终归还是扎根到产业里。

这种产业峰会我们也经常参与、组织、推动。在整个里面,当然除了插座产业网,比如我们没有做中国纺织品产业网,但是我们在南充,我们和南充政府打造中国丝绸产业网,就做丝绸。

我们在张家港中国棉纱产业网,解决所有棉纱企业都用中国棉纱产业网,从帮助他们采购棉花,各种纺纱设备到提供生产性服务、供应链金融,再到棉纱的定制。定制给谁,我们在余杭有中国衬衫产业网,我们在福建晋江正在洽谈中国西服产业网,单一品种,没有做服装网。

他说说你们做那么多做得过来吗,对我们来讲任何一个单品品牌把握三大要素,第一大数据共享,有1900万,1999年到现在积累的企业数据。第二有600多家生产服务伙伴,在座的各位如果是为产业提供服务,我们特别渴望共同合作,到各个县域服务那些特色单品,不管是做投资、物流,做各种服务,当然包括做媒体的,我们一起服务他们。

第三,一定找到地方政府,出台最好的产业扶持政策,你让我做西服产业网,可以,把西服政策给我。让我做中国化纤产业网,可以把最好的化纤的落地政策提供出来,不是给我,给中国所有化纤企业,我们打造了中国化纤的网上产业园,这个平台除了做信息服务,卖货是必须,终归要做销售,所以是一个综合性的平台体系。

我也是刚刚看到这个材料,做了这么多。

比如中国电缆产业网在宁晋县,微型轴承产业网在邯郸的成安等等,总之我们大量的工业品产品,都会实现一个品类,所以我们5000、6000员工都分布在全国各地,大概5到20个人服务一个平台,说你那么少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干得好,我说对不起,真的不是我们一家在干,我们首先有1900万大数据全部开放,每个平台后台天然有大数据。

第二我有几百个生态伙伴跟我们一起入驻,比如不锈钢,无锡的滨湖区,我们这里几十家我们的合作伙伴共同服务滨湖乃至全中国的不锈钢。同时产教融合,调动每一个地方的高校的学生,利用不锈钢产业网,比如无锡的职业技术学院,用不锈钢产业网服务每一个不锈钢企业,学生得到了实习的机会,我们找到了人,运营这个平台,所以大家不用担心,我们背后数万学生帮我们维护每一个平台的会员服务。

所以这个只是一小部分,我们做了多少,网库集团2013年进入垂直领域,做了279个城市,我们利用这些平台,首先助推县域产业招商和发展生产服务业,大家一定会问,干那么多平台,到各个县投资,干什么,先干好一件事,每一个平台首先帮助县域招商,因为有平台,我去无锡带着中国不锈钢产业网,我当然可以把全中国不锈钢网上的交易起码和应用放到无锡来,不一定都办厂,办厂很少。

所以同时我们把这些生产性服务机构整合进去。具体的案例不说了,比如建德是如何招商的,招商的路径,靠什么,八大政策,招商的策略等等。

第二,我们产业网平台也是每个县,区域品牌和超级品牌打造的阵地。比如徐州做了中国挖掘机产业网,没有做工程机械,我们是和徐工,徐工当初也想做工程机械产业,我说真的不能搞,同行是冤家,你搞工程机械,谁都盯着你,不跟你玩。搞一个挖掘机行不行,挖掘机原材料采购,挖掘机的融资租赁,挖掘机的生产服务,天文数字,不得了。

我们还可以判断,只要采购挖掘机一定会采购各种工程机械,大数据都拿到了,为什么硬做工程机械,一个单品,我们在推,我们希望真正的帮助各地,一说哪个地方,就想起哪一个品类。当然我们知道的农产品多一些,一说五常想起大米,当然我们一说白沟想起箱包。一说高阳想起毛巾等等。

这样的区域品牌中国太少了,我们希望帮助推动,这种区域的打造,当然比如赣南脐橙,农业品牌做到600多亿的品牌价值,比如浏阳花炮做到65亿。所以我们各个县域,中国的县域经济发展,本质一定要推动实体产业发展,而实体产业发展一定要推动区域的品牌的成长。

这个成长过程里,我们五大路径,好像不知道为什么,把这个放上来,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能说。说出来无所谓,谁都知道该怎么干,主要是时间关系。

我们做了大量的平台,网库的核心逻辑和使命是什么,我们就干两件事。

第一我们利用大数据运营平台,我们发展到现在1900万大数据,我们整合运营各个平台。

第二整合生态系统,希望各个生态伙伴共同经营县域经济。这个电池产业网,全国各地开展各种线下活动,为什么到各地,搞活动,我们还在279个城市有我们的直属子公司,在座各位哪些县里,很有可能你的县有我们的子公司。

我们基本200公里之内、100公里之内一定有网库在中国,你拿上手机APP可能会找到。这些子公司有很重要的使命,我生产的麦克风是温州生产,我是保定的,你在网上看到这个麦克风,在保定拿手机一搜,网上一个中国麦克风产业网,你发现离你5公里或者10公里就有一个中国网库保定运营中心,那里面会展示这款麦克风,每一个单一品种会得到在全国279个城市展示的机会,我们叫做产业互联网的O2O。

这样平台我们会做600个城市,所以今天好像,我说为什么不让我去区域论坛讲一讲,因为区域论坛,我们各地有落地区域,我到门口,说这是一个投资论坛,如果在座各位有投资的,我真的热切的呼吁,我们共同投资县域的实体产业,用产业互联网,加上县域的经济的时候,这是投资方向。我们自己成立了一个投资机构,投了十几家公司,比如刚刚投了一个西安做中国纸箱产业网。纸箱有8000亿的市场。其中有一个实体业,现在我们找的西协,西安政协主席,我刚刚跟我们西安政协主席谈完,他也兼任书记。他会出台最好的纸箱产业扶持政策,我们整合全国大数据,在300多个城市布局纸箱产业网办事机构,不要成本,因为都是我的直属的100%子公司,一挂牌就是。

第三,找一个做纸箱的高手,提供最好的纸箱生产,我不懂纸箱,他懂。接下来找西安文理学院,提供500学生运营这个平台,接下来希望有产业投资基金共同参与、投入,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产业投资方向。

我自己个人做投资,我从来没有投比如单车类项目,我其实早有机会接触,但是从来没有投过一个所谓的IT的新模式的,因为一切模式,一切风口都会过去,唯独今天的产业互联网,都说风口来的,我真不这么认为,产业互联网没有风口,一直都在,只是这个风会越刮越大,值得每个人进入县域去推进,这可能是我们所有的产业投资人和数字经济的从业者需要关注的。

在整个里面,我们大数据,全面开放,最后我想说,我们希望让数字经济推动每个县域,实现一县一品一产业,如果各位你们的家乡有好的单品,如果是工业品还是农产品,我们都可以把我们平台,只要没有做的,都愿意投资下去。共同把我们的家乡的美丽中国做得更好,所以整个这个逻辑上,我们全国已经布局297个县域,这里展示出来的只有1/3不到。

因为这个,比如我们在安塞做中国苹果产业网,就是汪洋总理看的。当时做的不锈钢产业网,这是我们的客服总监接待。我还在河南做的镁合金,没有做有色金属,做不了,不可能,但是联合鹤壁最好的做镁合金的企业,同时让鹤壁给我们最好的镁合金政策,我说不要再那么辛苦招商,没有几个人办厂,把全中国镁合金厂都招到你的网上平台,真正做产业互联网。他们认同,我们也在干。

所以这样的平台,这是陈豪书记在云南做总裁,宁昌我们做了中国红茶产业网,比如在庆安信安我们做中国大米产业网,一定是中国最大的大米产业平台。

所以往后的使命和梦想希望在中国600个县域真正实现一县一品一产业,我们希望在每一个单一品种,每一个县域能够和各方机构共同为产业的升级服务,中国的供给侧改革,背后的逻辑要优质优价,希望通过数字经济推动更优质的好东西,让我们衣食不仅仅无忧,而是高品质,我愿意各位可以共同一起探讨,一起努力,真正的让产业互联网、让数字经济成为我们中国县域发展的全新的动力。也希望数字经济,或者说我们今天的主题,工业电商能真正的扎根县域,成为中国整体的发展的,加助上我们有限的共同的力量,谢谢各位。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产业互联网头条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于北京大商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产业互联网头条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此文请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并请附上出处(产业互联网头条)及本页链接。未按照规范转载者,产业互联网头条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点赞 +1
收藏
  • 参与评论

    期待您的发言

    王海波

    1篇文章

    扫码关注产业互联网头条

    B2B内参

    供应链金融头条

    B2B优选

    用户反馈

    产业互联网头条公众号

    • B2B投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