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产业互联网头条

又一家共享平台4000万押金难退:用户讨要半年未果 引出背后多家公司猫腻

来源:铅笔道

作者:付艳翠

2019-03-07 10:40:13

用户们成为押金经济下的“牺牲品”。

2017年,因为公司业务需要,徐强(化名)花15000元在广州通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租赁了两台知豆D2L新能源汽车。然而,合约到期的一年后,他将汽车归还,说好15天退还的37600元押金却让他苦等了近半年也未拿到。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王卫(化名)身上。2018年9月,他就按照合约将所租赁的汽车归还给广东叮咚电动车租赁有限公司。该公司本来承诺的1个月后将他的1万元押金退到指定账户,却迟迟没有动静。其离职员工向铅笔道透露,公司仅长租汽车业务还未退还的押金金额已近4000万,而这一数据还在持续增加。

通过梳理发现,叮咚电动车是知豆在广州的代理商,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为黄丽娟,同时也是通蔚汽车的高管。通蔚汽车是有龙控股集团投资的多家汽车租赁公司之一,法人代表同为谢向东。这几家公司股权和高管多有交集。

巧合的是,另外一家名为幸福叮咚出行的共享出行短租品牌近来也发生了用户退押金难的现象,该品牌所属公司与前述的叮咚电动车官网、联系方式皆一致,人员也有重叠。

近年来,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等一系列共享项目,或倒闭,或重组,或资金链断裂的情况已经屡见不鲜。如今,押金经济下的“牺牲品”,又多了一批。

租期结束半年,仍未拿到押金

2017年6月,为了方便公司业务员在公司二三十里地的范围内跑业务,徐强在广州通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白云店体验中心租赁了两台知豆D2L新能源汽车。

据徐强介绍,当时因为对方做活动,两台汽车一年的租赁+保险等费用是15000元左右。另外,一台汽车押金18800元,两台汽车的押金共37600元。因为一下租了两辆车的一年使用权,对方还额外给他赠送了两个月的汽车使用权。彼时,汽车长租给徐强留下了好印象。

2018年8月,合同到期后。因为使用率不高,所以徐强不再续租,按照程序将两辆汽车还给对方。对方也表示15天左右,押金就能退回来。

徐强补充,“在当时也把车子违章,汽车刮痕等,按照对方规定的数额赔偿给对方了。”

2019年9月初,徐强从对方的内部系统,看到他的押金已经审批下来。然而,徐强的37600元的汽车押金却迟迟没有动静,到现在也没有收到。

近几个月,徐强曾多次到店去催促。到了店里,他发现,对方公司不仅总是换人。工作人员也表示他们也做不了主,只给他公司领导层的电话或者微信,让他自己联系。

徐强表示,“领导们也答应会将押金退回,但这期间,换了几个对接人,对方也一直没能兑现退款承诺。”

徐强通过微信填加了对方公司的负责人截图。

徐强通过微信填加了对方公司的负责人截图。

2018年11月8日,徐强通过微信填加了对方公司的负责人,并将自己的租车信息发给对方,对方回复了“好”。

11月20日,押金依然没有退回,徐强再次催促对方。他表示希望对方能尽快将押金退回,因为已经逾期3个月了。

对方负责人更换。

对方负责人更换。

11月22日,对方更换了负责人后,徐强向对方表示押金不退的行为已经严重违约,希望对方能给一个明确的退款时间。

对方负责人称,因为才接手工作,还在进行工作交接,但会给徐强尽快回复。

对方负责人承诺12月底退款。

对方负责人承诺12月底退款。

11月27日,徐强再次催促对方,希望能够尽快退款。这次,对方负责人表示,在12月底之前一定按照承诺给其退款。

因为对方之前的承诺就没能兑现,徐强向对方提出了出具“书面证明”要求,对方也欣然答应。

对方给徐强的退款承诺证明。

对方给徐强的退款承诺证明。

本来以为有了这张书面证明,对方能够“按时”退款。但直到现在,徐强都没能收回37600元的押金。至此,到对方公司给徐强承诺的退款时间已经过去近半年。徐强发现,这张书面证明上,公司落款是广州有龙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白云分公司,签章是广东叮咚电动车租赁有限公司,而与他签订车辆租赁合同的是广州通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

对于这种结果,徐强表示:“等过几天公司不忙了,就会找律师起诉对方。”

和徐强一样,2018年4月,王卫因为公司业务需要,在朋友的推荐下,在广东叮咚电动车租赁有限公司租赁一辆汽车。租期为5个月,每月费用1400元,押金为1万元。

2018年9月,合约到期,王卫按照约定将汽车退给叮咚电动车。当时,叮咚电动车承诺会在1个月后,将押金退到指定账户。

然而,一个月过去后,不仅当时给王卫办理合约的工作人员辞职不干了,店长也换了人。“后来去店里找人,但对方一直推脱,等联系到了人,还是不给退款。”

王卫称其与工作人员了解过,据说是因为对方公司资金周转问题。

近4000万长租押金未退

对于用户押金难退这一现象,铅笔道记者联系到一位叮咚电动车的离职店长张伟(化名)。张伟在接受铅笔道采访时介绍,近月他离职时,公司确实堆积了很大一部分用户的押金退不出来。

张伟表示:“我们现在统计出来的数据,公司仅长租汽车业务,就有接近4千万元的用户押金退不出来,而且这个数据还在增长。”

对于企业之所以出现押金难退的现象,张伟的回答和王卫所了解的差不多——公司资金链断裂,资金周转不过来了,导致退押金困难。

据了解,叮咚电动车不仅用户押金难退,员工的工资也已经好几个月发不出来。“公司有的同事,连去年11月的工资都没有发。当时,员工闹得很凶,有很多人给劳动局打了电话。闹得比较凶的这部分人,公司就给发了工资。”今年1月和2月的工资,他离职至今还没有拿到。

他告诉铅笔道,公司在年前为了回笼资金,做了一个多月促销活动。用户只要交5万押金,就几乎可以不缴纳租金和保险租赁汽车。“租金几乎免,有的只是收了点保险费用。而且现在,为了押金,已经没有什么统一的收费标准。就看客户能谈到什么价格。”

张伟回忆,用户押金多一万,可以减租金1000元起步。交5万押金,年租金只有5000元左右,低端一点的车型,年租金仅2000元多点。“感觉这样的‘高押低租金’其实就是变相的融资,但一直没有盈利的情况,只会造成恶性循环。”

“还是会有用户为了一点小便宜,去参加这样的活动。直到我离职前,这个数据还在增长,所以企业和用户都要自省。”张伟认为,经商信誉很重要,企业不能按时发放员工押金,用户们也着急到公司“闹”,这样的情况下企业人心也涣散,没人认真工作。“我也不想因为一份工作自毁前途,所以选择离职。”

据天眼查显示,广东叮咚电动车租赁有限公司于2015年6月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人民币,法人代表为黄丽娟。黄丽娟在15家公司担任职位。其中的叮咚电动车其不仅担任法人代表,还是公司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在通蔚汽车担任经理;在幸福叮咚出行则担任董事一职。

黄丽娟在15家公司担任职位。

黄丽娟在15家公司担任职位。

与此同时,叮咚电动车的对外投资企业,也包括通蔚汽车。

叮咚电动车的对外投资企业。

叮咚电动车的对外投资企业。

广州通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法人代表为谢向东。

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谢向东,他在21家企业中担任职位。其中,在幸福叮咚出行担任法人、股东、董事长兼总经理;在通蔚汽车担任法人和执行董事职务。

谢向东在21家企业中担任职位。

谢向东在21家企业中担任职位。

此外,铅笔道注意到,有龙控股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是谢向东,有龙控股对外投资的企业有10家,其中也包括通蔚汽车。

此前有媒体报道,有龙集团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集团化运营的汽车销售服务企业,旗下包括广州有龙、广州广博有龙、广州有邦、广州有朋、广州润朋、深圳润朋、武汉有龙、武汉润朋等10余家汽车销售服务企业。而其旗下的公司,如广州有朋、武汉有龙,就是由有龙控股100%投资。

有龙控股对外投资的10家企业。

有龙控股对外投资的10家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叮咚电动车是知豆在广州的代理商。2016年5月,知豆联合叮咚租车进驻广州,试图打造乐享租赁平台。目前,用户们租赁的汽车也多是知豆电动车品牌。

同时,叮咚电动车还是广州市新能源汽车行业协会会长单位。

短租平台情况也不乐观

事实上,除了叮咚电动车长租平台外,与其密切相关的短租分时租赁运营模式的平台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的情况似乎也不乐观。

该公司是一个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新能源汽车共享平台,旗下有app产品叮咚出行,采用全新的分时租赁运营模式,提供智能化出行服务,支持异地取还,随时借还,目前叮咚电动车已在广州番禺、花都、萝岗、黄埔、白云、南沙等区域开展分时租赁服务。

幸福叮咚出行法人为谢向东。

幸福叮咚出行法人为谢向东。

据企查查显示,幸福叮咚出行成立于2016年10月,其与叮咚电动车的简介和官网链接一致。幸福叮咚出行的法人与通蔚汽车租赁一样,同是谢向东。

记者查询幸福叮咚出行的官方微博@幸福叮咚广州 发现,其短租业务同样存在退押金困难的情况。

网友的评论都是催促对方退还押金。

网友的评论都是催促对方退还押金。

在@幸福叮咚广东的微博下方,网友的评论都是催促对方退还押金。

网友的评论都是催促对方退还押金。

网友的评论都是催促对方退还押金。

与此同时,有不少网友发布微博表示,不要去幸福叮咚租车,其存在押金退不回来的情况。有网友称,其1月27号申请的退款,到2月23日还没有收到。

根据幸福叮咚公司规定:“在最后一张订单完成后15个工作日后可申请退违章押金和车辆押金,成功申请退押后10个工作日内原路返回至客户账户。”

记者查询发现,在短租交易中,用户需要交车辆押金1000元和违章押金500元。而有的用户已经退回1000元车辆押金,违章押金迟迟不能到账;有的用户则1500元押金都未退回。

用户申退押金页面。

用户申退押金页面。

对于上述情况,幸福叮咚出行相关负责人对铅笔道回应称,关于申退流程,幸福叮咚按照押金流程步骤为用户办理申退。个别用户申退押金后,幸福叮咚在规定日期内审核用户是否有违章以及使用车辆期间是否有损坏车辆等,如以上问题都不存在,幸福叮咚将按规定时间内返还至会员账号。

之所以会出现网友们反映的现象,是因为有些用户是未清晰查看退押条款,在申退当日就发起投诉,在押金未到期前也投诉;部分用户对工作日与自然日区分不明,主观意识认为幸福叮咚拖欠、不退、拒退押金。事实情况是幸福叮咚对此类情况均有明确的回复,到期押金有专员跟进处理。

该负责人称,公司高管人员的重叠,可能是其他版块的业务,他只负责幸福叮咚出行的业务,具体情况并不清楚。“我们是一家独立的互联网出行公司,是独立运作的,也不在一个地方办公。”

不过,在去年,幸福叮咚出行就出现过未按规定返回用户押金情况。

2018年8月,广东省消委会曾表示,收到多名消费者关于幸福叮咚公司的投诉,反映在使用幸福叮咚公司经营的共享汽车后,该公司未按规定退还相关押金。消费者投诉反映,提交申请后10个工作日内并未收到退还的押金或只收到部分押金,拨打客服电话也无人接听。

当时,广东省消委会向幸福叮咚公司进行调查了解,发现该公司的400咨询电话难以接通,几经辗转才得以和有关人员取得联系。最终,经过广东省消委会的调解,幸福叮咚公司按消费者诉求逐一退还了押金。

据企查查显示,鹏辉能源在2018年12月26日发布公告,称拟投资2000万元增资入股幸福叮咚出行,增资完成后持有叮咚出行10%的股权。

编辑 | 亚敏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产业互联网头条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于北京大商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产业互联网头条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此文请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并请附上出处(产业互联网头条)及本页链接。未按照规范转载者,产业互联网头条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点赞 +1
收藏
  • 参与评论

    期待您的发言

    付艳翠

    2篇文章

    扫码关注B2B内参

    产业互联网头条

    供应链金融头条

    B2B优选

    用户反馈

    产业互联网头条公众号

    • B2B投融